叶上初阳

要逆cp了啊怎么办?

在西西里(下)

#存个文

#小短篇

  他们的目光在黑暗里相遇,虔诚与爱情跌倒在两个同样高贵的灵魂里。

  狱寺听见了自己的叹息,他寻到爱人的唇齿,将自己的气息渡了进去。他们的心跳如此贴近,像是风暴将起时同响的鼓声。

  纲吉在他即将离开时咬了他一下,他的眼睛在灯光下熠熠生辉,恍若沉檀描金,星空浩瀚。

  然而大空很快就从亲密里平静了下来,他深呼吸了一次,故作镇定,“要收利息。”

  “当然,十代目。”岚之守护者单膝而跪,“尽我所有,尽我所能。”

  他的气声缭绕在首领的耳廓,缠绵又决绝地震在他的心底,这声音是如此动人,纲吉心想,就像他长大成人的守护者,光阴流淌,风华尽露。

  而他又是他的――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。

  听着爱人远去的脚步声,平静缓缓地降临在他的身上,他躺在沙发上,想到了他们的明天。

  在家族总部后面的教堂,白墙尖顶,树木葱茏。

  他们在夜色和烛光里交换誓言。

  父母在他们身后鼓掌,同伴笑嘻嘻地祝福。

  他们趟过时间的长河,情谊渐深,羁绊渐长。他们度过了无数磨难,相互扶持,不曾相背。而今这隐秘的爱终于结果,终于可以昭告天下。

  从此以后,荣光共享,鲜血共负。

  情与天不老,而我与你白头。

 
  他年少离家,在西西里顽强生长。

  这里的冬天远没有日本那样冷冽,西风温和,雨雪缠绵,夏季干而燥热,阳光充沛。然而这十多年的光阴,足够他带着枪炮与玫瑰,带着狠辣与宽容,带着血与爱,把西西里活成他的第二个故乡。

  这个小岛瑰丽而又离奇,它漂泊在地中海上,奇迹般地为一群亡命之徒提供了养分。它慷慨而又丰饶,对所有属于她和不属于她的孩子敞开了怀抱。她曾像羔羊一般鲜嫩软弱,但她从不缺少钢骨。她的苦难和温柔都是她此世的珍藏,这珍藏在光阴里沉淀,成为她无数的歌谣与传说。

  在西西里,在这丑恶与美丽交织的人间,在辽远的天穹之下,厚重的大地之上,人类奔跑着,追逐着,狂欢着,拥抱这短暂的生命。

  而他们,多么幸运啊,他们相爱了。

 

评论(2)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