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上初阳

要逆cp了啊怎么办?

旧影惊鸿

#夕谣夕谣夕谣夕谣请慎入。

#文笔渣废请慎入

#其实就是想开车O_o怎么办?

可能没有后续的一

  对于山鬼谣来说,春天总是比冬天难捱一些,冬天里风霜凌冽,让他觉得他的心还是暖的,春天太软,世间太温暖,他就有种无处躲藏的仓皇和寥落。
 
  他曾经为假叶追杀过很多次侠岚,手上沾染了同伴的鲜血,第一次时他想,可能以后会这样死去也说不定,以悲哀的身份,在某一个凌乱的小山头。后来次数多了,便也变得无知无觉。可惜,那时候他还没有碰见弋痕夕。

他设想过很多次与弋痕夕相遇的场景,想过他若是哭了或者生气该怎么应对,他下意识的忽略了他们之间无可跨越的距离,例如老师的仇恨,例如这鲜血淋漓的几年,例如他们敌对的阵营。看着他沉着冷静的对峙,他惆怅的想,果然是一别经年,小跟班竟然这样风光的长大了,枉他还担心被别人骗了怎么办。

  他看起来很疲惫,眉宇间有了深沉的郁色,被鬼尘珠控制的时候,眼睛里是快要溢出来的不甘心。他想抚平他的眉头,让他别那么伤心,别那么难过,别那么……让他愧疚。抑制住快要从唇齿间冲出来的叹息,他将手轻轻放在他的手上,向上滑过他的手臂,肩膀,然后是发梢,他的气息透过元炁袅绕过来,包围住他的心,上下拉扯。就好像饱涨的水球被放在细细的铁丝上,稍不留神,就是万劫不复。
 
  时隔多年,他又一次体会到了故乡的感觉,又温暖,又安全,他舍不得离开,将手指放在了唇上。树叶在风里呼啦呼啦的响着,阳光磅礴的照亮山岚,他看着他,恍然明白过来。他之所以觉得他还可以走下去,是因为这世上有一个弋痕夕,他保护了他多年,带着他玩耍,带着他闯祸,带着他长大,弋痕夕但凡有一天还恨他,他九泉之下,难以瞑目。

  黑暗浓稠的包裹住他,掐住他的脖子,让他难以呼吸,他无力的挣扎,最终晕迷了过去。
 

  “弋痕夕?”   他睁开眼睛,疑惑的看着身上捏住他鼻子,捂住他嘴的人。
  “你做噩梦了。”他收回手,眼眸幽深的看着他。
  “你那是什么表情?”他不禁失笑。
  “你看起来快哭了。”他认真的盯着他。
他无语半响,伸出手让他低下头来。他依言低下,被有力的手臂搂上了脖子。
  “我有没有教过你怎么亲吻?”他愉悦的看着他脸红的样子。
  “我为什么要学?”他挣扎着问道。
  “安慰我。”他回答的斩钉截铁,“我做噩梦了。”
  “……”
  他舔上他的唇,看着他惊的快要跳起来,他用力又把他压下来,用舌头扫进他的口腔。他含糊地问:“你开心么?”
  他也含糊的回答他:“我开心的不行。”
  他纠缠不清的吻他,唾液从两人嘴角亮晶晶的滑下来,看起来就很让人脸红。
  山鬼谣没有脸红,他眼睛红了。

评论(4)

热度(4)